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笑话分类 >> 调侃

摘瓜不算偷其实就是一个法律笑话

2019-12-03 01:25:57

“摘瓜”不算偷,其实就是一个法律笑话

二人偷瓜,一人追,三人同摔倒,然而还有这么一个细节:耿某双膝盖擦伤,电动车车把摔坏。最终的结果是民警协调让庞某赔偿300元医药费,葫芦僧判断,如果这个结果再没有当事人与舆情的跟进的话,那电动车车把的赔偿费是不是也应当算进去?因此说,凡事只要有了一个不良的开端,那就一定会有更恶劣的结局。电动车损失费一定可能成为下一个葫芦僧判断的可见案例。

“摘瓜”到底算不算偷?国人中有讼师、师爷,现在有律师,凡公文文书都讲一个语境。那么,“摘瓜”又算何种语境?瓜就在那里,种瓜的可摘,偷瓜的也可以摘,路人甲可摘,路人乙也可以摘,此为“摘瓜”之语境,即无所谓感情,也无所谓罪罚。那么,此处警方为什么不说偷瓜,却偏偏说是“摘瓜”呢?显然,这绝不仅仅是和稀泥,而是为了撇清自己的关系,将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既然已经判罚被偷瓜者倒赔300元了,那就一定要证明我正确,不用这种“摘瓜”语境,如何才能证明自己的正确呢?然而,普天之下,莫不用普通话,现代汉语语境中偷瓜即偷瓜,摘瓜即摘瓜,既然是警方的公文文书,怎么能如此稀里糊涂呢?

“摘瓜”不算偷,可不是简单的孔乙己。孔乙己不过是用了一个愚蠢的偷换概念,窃书本身即偷书,这点小聪明差不多就是强词夺理,自欺欺人。警方办案的永远理念,就应当是以事实为根据,以法律为准绳,法律不允许将偷瓜偷换概念成“摘瓜”“肢体接触”永远掩盖不了打人或者被打的事实。如果允许这种法律的孔乙己存在并做大,那就必将是一个法律的大杂烩、浑水坑。孔乙己想摆脱的,是其偷书的丑事、非法事,而执法者如果也可以明目张胆混淆“摘瓜”与偷瓜的概念,势必带来的就是无休无止的“执法者孔乙己”

事实证明当地执法部门再次充当了一次“执法孔乙己”宋某及其女儿认识到自己错误在先,主动退还了之前赔偿的300元,双方达成谅解。派出所民警也帮助庞某采取了安全防范措施,设醒目标语提醒劝诫随意摘瓜行为。看看,这不还是“摘瓜”吗?按照法律精神来说,即便只偷了八、九个西瓜,价值只有二十余元,也一样是一种不折不扣的盗窃行为,如果数额够大,则当然应当按照盗窃罪至少是盗窃行为论处之,岂能“谅解”而了之呢?

“摘瓜”不算偷,其实就是一个法律笑话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孔乙己

孔乙己是鲁迅的代表作之一,也是该作品中的主人公。文章发表于1919年4月《新青年》第六卷第四号,后编入《呐喊》,是鲁迅在“五四”前夕继《狂人日记》之后第2篇白话小说。同时有沈正钧1998年新编自该作品的越剧,共4幕7场。选自《呐喊》(《鲁迅全集》第一卷,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)。据鲁迅1919年3月26日所作的《附记》,本文作于1918年冬天。

脑梗塞有头麻
悦而维生素D滴剂什么时候吃
孩子大便干
丁桂薏芽健脾吃多久
跌倒与骨质疏松性骨折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