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冷笑话 >> 内涵

人民文艺点评没有着作权那有原创力

2020-11-19 10:58:02

人民文艺点评:没有着作权,那有原创力

邪风(漫画)

徐鹏飞

歌曲《烛光里的妈妈》最近引来了版权纠纷。起因看上去简单,歌手羽泉在湖南卫视《我是歌手》的演出中,对词曲作了改动,却未征得原作者同意。这首歌的词作者李春利已向湖南卫视、羽泉等发去律师函,指出其侵权行为,要求公然道歉并支付着作权使用费20万元,否则就诉诸法律;曲作者谷建芬也正就此事与湖南卫视沟通。

音乐界的这类侵权官司,早已习以为常。看来官司再多,也没让电视台和歌手长点记性。从报导中可看出,词曲作者不是不允许修改,而是要求改编前,需征得作者同意。对此,中国音乐着作权协会也有规定,只要触及歌曲改动,均需联系作者本人。

有些人看到此类,常常认为小题大做,乃至猜想是一种炒作。这才是着作权维权中遭受的最大为难。很多人其实不认为翻唱、改编词曲是一种侵权,也不认为它对原作者的名誉会造成甚么实质性损害,乃至认为一些利益方之所以打维权官司,是为了提升公众对自己的关注度,为了博出名。如词作者李春利所说,看到她要维权,有人说她想“靠炒作出名”,有人嘲讽她想“弄点儿钱花”,还有人劝谷建芬,要她“学学雷锋”,别如此计较。应当说,社会对着作权的漠视,是屡屡出现侵权的主因。如果多数公众都认识到侵权是严重的道德和法律问题,此类事件就会少很多。

很多年前,就有人说过“唱片已死”。其实,大陆唱片业的衰落,与音乐人原创力的每况愈下有关,原创力越来越弱的缘由之一,就是音乐人的着作权得不到保护。到2009年,我国CD唱片年销量相当于2003年的10%,只剩下1.3亿元。虽然唱片业在衰落,但与音乐相干的产业却在急速扩大。在络、、电视、商场中,音乐变得就像空气一样,无处不在。据报道,2011年中国各种形态的数字音乐的总产值超过了300亿元,但让音乐人失望的是,这个快速发展的市场,却与他们关系不大。在这个巨大的蛋糕中,唱片公司和词曲作者能分得的收益还不到3%,在各国音乐人中所占比例最低。有专家调查,在美、日、韩等国,音乐内容方最少拿到总收益的70%,但在中国大多数收益都让渠道商以各种方式据为己有了。在这其中,词曲作者又是收益被剥夺得最利害的重灾区。

中国唱片业衰落,只靠唱片公司,已没法改变颓势。过去唱片公司的主要投资,是对音乐的投资,如发现、创作歌曲,培养、包装和推行艺人等。但是,目前这类行业链被完全破坏了,电视台、电信企业、站都有了造星能力,在这类音乐话语权被分散的情况下,唱片公司过去的商业模式,明显已死亡。音乐市场从行业链变成了“多通道”盈利模式。唱片公司或音乐人,只能到不同的通道去收钱,但这与直接卖碟变现不同,都依赖于严格的版权保护环境。一旦版权保护意识薄弱,这些收益就成了“空中楼阁”,能看到,却拿不到手里。

这类状态终究影响的是音乐人的原创力,当音乐人生存都变得困难时,专注投入音乐创作的人也会愈来愈少,原创力只会越来越弱,中国音乐界目前已经堕入这样的恶性循环。这需要所有与音乐有关的经营企业、电视台和音乐人改变理念,如果不主动保障音乐人的着作权,终究伤害的是与音乐相干的这些企业的整体利益。

美国的音乐产业一直在稳健成长中,之所以如此,就是由于数字音乐等其他销售模式的增长,弥补了唱片需求的着落。去年美国数字音乐的销售比重,已占到了全部音乐销售的近56%,苹果已成为美国最大的音乐零售商。苹果的成功模式,之所以很难在中国复制,一个重要缘由,就是我们对版权的法律保护的欠缺。如何在法律上建立一个严密的版权保护体系,如何保护音乐的原创力,也意味着音乐能否有一个光明的未来。当人们从和络上,寻觅新音乐变得愈来愈容易,但却发现这些音乐与中国无关时,已太晚了。

都说我们来到了一个知识经济的年代。当信息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,能推动知识经济增长的动力,主要还是文化和艺术内容的创新。再好的传播平台、再便捷的信息技术,如果没有内容的创新,就不可能带来巨量增长的使用和消费。从政府到市场都应认识到,知识经济的核心竞争力,还是在文化和艺术原创力上。而文化和艺术创新之本,又是对相干人材和权益的保护。这一切,都需要从保护文化和艺术人的着作权做起,只有培养起一个人人尊重着作权的社会环境,文化的原创力才能得到保护。

改变音乐版权的这类状态,已变得愈来愈迫切。由于保护的不只是音乐人的原创力,也是子孙后代的音乐未来。

《 人民 》( 2013年05月24日 24 版)

小孩子不消化怎么办
胡萝卜素
婴儿拉肚子怎么办
小孩脾虚吃什么
四个月小孩腹泻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