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搞笑图片

叶明欢盛越瑄小说

2019-12-01 21:38:43

叶明欢盛越瑄小说

叶明欢盛越瑄是小说《我以情深慰余生》中的主人公,由作者沈清欢创作 ,主要讲述了:没见过盛越瑄这样求婚的,不对!他盛越瑄根本就没有和自己求婚,就想着拉着自己扯证,可是她叶明欢是任人摆布的主,就算是她行动上不如盛越瑄,但是光是她那张嘴皮子都能气死盛越瑄,用盛越瑄的话来说,叶明欢就是自己作死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。

《我以情深慰余生》阅读

《我以情深慰余生》第5章 你脑子被驴踢了?我硬挤出个笑容,朝他摆摆手:嗨盛总,盛总再见我还有事儿要忙!

盛越瑄一把拎住我的领子,把我往他办公室里拖。

所有人都在看热闹。

我丢大脸了!

干什么,男女授受不亲,放开我!我护住胸口,一脸贞洁。

我哭着求你嫁给我?盛越瑄面色阴沉,咬牙切齿:叶明欢,你脑子被驴踢了?

我脑子抽了,想也没想的回道:那也好过被你踢强。

空气凝固,一秒,两秒

气场压迫,我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盛越瑄双手撑在我身子两侧,薄唇斜勾:去民政局。

我明知故问:去去民政局干什么,你要跟谁离婚?

盛越瑄气的闭了下眼,然后瞪着我:既然你都已经说出去了,我也不能食言,现在滚回家拿户口本。

我缩了缩:嫁给你有什么好处么

不让你独守空房,这还不行?盛越瑄挑眉,邪气十足。

我真怀疑他之前都是装的!

这副勾人的样子,以前是撩过多少妹子!

想到这,我居然我居然有点吃醋??

那你要帮我一个忙。

说。

不能让我在我家人面前丢脸,必须对我好,不然我冷哼一声,盯了一眼他的裆部:赠你断子绝孙脚。

盛越瑄特爽快:可以,不过你也要答应我

顿了顿,他贴附在我耳根吐着热气:夫妻行房事不能拒绝。

就这一条?

要了我老命!

我红着脸:盛越瑄你不要脸!

盛越瑄扬起一个刺瞎我眼的笑容:不同意?那我就去你家说你坏话,你不是要面子么。

我气的直跺脚:你敢说,我就找你父母

还不等我说完,盛越瑄打断我的话:我父母在国外。

你去说吧!正好我不想认亲爹了,随便说。我特豪爽的一摆手。

卑鄙的男人,还没结婚就开始威胁我?

结了婚还不得骑我脑袋上揍我。

盛越瑄从后面抱住我,薄唇吻着我的脖颈,笑的富有磁性:除了我要你,还有谁?叶明欢,现在全公司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了,你还想逃,嗯?

我痒的浑身一个颤栗,都要软了。

我咬唇咒骂:盛越瑄,你卑鄙!

乖乖的嫁给我,我会宠你,只会在床上欺负你。

这男人不开车能死啊!

我羞的转身就要揍他,他攥住我的小手,邪魅的笑着:宝贝儿,不能家暴。

这一声宝贝儿,哎哟我的妈呀,酥死了!

母胎单身的我,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撩,我感觉我飞上天了。

我差点就没忍住,想上了他。

晚上。

盛越瑄驱车带我回叶宅。

一家三口看到盛越瑄的那一霎那,惊掉了下巴。

尤其是叶青青,眼中的嫉妒明显。

我还记得上高中的时候,她明知道我对那个男生有好感,还去勾.引他,到手了还在我面前炫耀。

后来有个学长追我,她就跑去说我的坏话,学长最后还把我给骂了,要不是别人告诉我,我可能到现在还不明所以。

真是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!

风水轮流转,今年到我家!

盛总!周惠婕眼睛一亮,急忙迎过去。

我爹叶崇明也是特惊讶:不知盛总来是何事?

我和叶明欢结婚,把户口本拿来。盛越瑄眼中冷意明显,一句话也不多说,直接的很。

什么?!你们要结婚了?叶青青蹭的一下站起来走到跟前,反应最大。

我靠在盛越瑄的怀里,娇笑着:是呀,姐姐以后就要嫁入豪门了,妹妹以后要常来我家玩呀。

还是不了。盛越瑄搂住我,不咸不淡的说:家里除了你,我不希望看到其他的女人。

叶青青脸色微变,我冲她挑衅的笑。

哟,对了,我记得谁说的来着,要给我学狗叫听呢。我捂着嘴娇笑着看向周惠婕:是吧周阿姨,您当时可看着呢。

周惠婕连忙赔笑:欢欢,妹妹比你小不懂事,你多担待。

正好最近家里没养狗,学几句我听听。盛越瑄搂着我坐在了沙发上,嘴角勾着弧度。

盛总,都是小孩子开玩笑罢了,别当真。叶崇明一向高傲,如今却为了叶青青肯对盛越瑄低声下气。

我那时候亲妈离世,他第二天就去和周惠婕领证,我要自杀威胁他,他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死活。

真是我的好爸爸啊!

叶先生对这两个女儿的态度还真是不一样。盛越瑄似笑非笑,大厅内的气压逐渐低了。

叶崇明说:哪有,这两个女儿都是我的宝贝疙瘩,哪个我都心疼!

你第一任妻子过世的时候,叶明欢有一段时间住院了,那时候正好是叶青青参加跳舞比赛,你丢下她一个人去看比赛了,这事儿叶先生可记得?盛越瑄的声音很冷,似乎裹夹着冰。

我愣住,看着他的侧颜。

他怎么知道的?

莫非调查我?

叶崇明脸色都要挂不住了,最后还是周惠婕来圆场。

盛越瑄丝毫不留情面,比我还毒舌:一个小三上位的女人,没资格和我说话。

爽爽爽!

叶崇明和周惠婕那张脸像走马灯似的精彩。

他们肯定气冒烟了。

叶崇明拿来了户口本,盛越瑄接下,带着我要离开。

我很佩服周惠婕,受到了如此的侮辱居然还能笑着留我们吃饭。

盛越瑄不想留,我看着那一家三口松口气的样子,突然改变了注意。

瑄瑄,好不容易来次,就在这吃吧。

盛越瑄明显对我这称呼满意,当即坐下。

吃饭的时候,我还嗲嗲的故作矫情:瑄瑄我要吃这个,你喂我。

盛越瑄脾气好的不得了,温柔似水,又给我喂水喂饭,又擦嘴。

要不是我知道他是配合我演出,我真觉得他以后会是个好丈夫。

叶青青都快嫉妒的七窍生烟,如果眼光可以杀人,我早死了。

吃完饭,周惠婕还要留我们在这过夜。

我欣然同意。

洗完澡出来,盛越瑄躺在床上翻看着我小时候的相册。

我脸一热,快步过去一把抢了过来。

有轻微脑梗怎么办
生物谷
怀孕腰酸背痛是缺钙吗
动脉硬化
小儿感冒发烧怎么办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