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爆笑网文 >> 可爱 >> 正文

晚近香港电影中的三种母亲形象

2019-03-26 03:21:54

在电影诞生的100周年时,英国电影学会(BFI)策划了一系列由知名导演执导的当地电影发展史的纪录片,其中,中

在电影诞生的100周年时,英国电影学会(BFI)策划了一系列由知名导演执导的当地电影发展史的纪录片,其中,中国部分是关锦鹏导演的《男生女相:中国电影之性别》——

这部作品后来被焦雄屏赞为“一部神采飞扬的纪录片,关锦鹏巧手编织,用性别的角度切入中国电影史,既个人又群体,既主观又客观,娓娓述来,有条不紊,铺天盖地地概观了两岸三地的电影,让人看到中国电影是那么迷人”。

关锦鹏的这部作品分为六个部分, 包括了“父亲的缺席(一)”、“阴柔与阳刚之容颜与肉身”、“父亲的无所不在”、“寻找父亲,发现哥哥”、“阴柔与阳刚:Transvestites and Transsexuals”、“父亲的缺席(二)”,可以说父亲既是无所不在的,也是“缺席”的。

但如果放在香港电影,特别是近年来的香港电影里看,尽管香港电影不复昔日的荣光,却可以发现关于父亲的作品越来越多(像古天乐的获得金像奖提名的角色,基本上都是父亲),而“母亲”,这个怀胎十月然后诞生下孩子的角色,则几乎是沦为了香港电影里的陪衬,偶尔才会出现,倒也不乏一些闪光亮点。

“慈母”:传统而主流的光辉形象

毛舜筠凭借着《黄金花》的精彩表演拿下了金像奖影后

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”在中国的传统文学文化里,虽然偶尔也会有《孔雀东南飞》式的恶母出现,但更多是孟母之类的“慈母”形象,这点也与现实生活里的母爱密切相关。即使是时空流转后的当下,一个为了家庭而操劳、对儿女充满着无私的爱心的母亲,依然是主流。

今年金像奖的影后得主毛舜筠,便是凭借着在新片《黄金花》里的让人印象深刻的家庭主妇黄金花的形象获得。影片讲述人到中年的家庭主妇黄金花,生活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里,她不仅是要照顾患有自闭症且中度智障的儿子光仔,还要照顾另一个“巨婴”——她的丈夫黄先生,且在重重的家庭重担之下,丈夫黄先生还出轨,这使得黄金花几乎精神崩溃…

影片整体上有点类似于当年许鞍华的佳作《女人四十》,但更加的灰暗沉重,直至高潮时儿子光仔的言行带给黄金花丝丝的希望。

而黄金花这个人物则是毛舜筠新世纪以来的最佳演出,减少了昔日港式喜剧片的浮夸,而平实的演绎出在别人面前的故作坚强,以及面对各种事情时内心的软弱甚至是濒临崩溃,收放自如,赢得金像奖影后也是情理之中。

赢得最佳女配角的叶德娴,在影片《明月几时有》中也是扮演的母亲,与其说她是为了伟大的革命牺牲,还不如说是因为母爱而献身。

叶德娴扮演的也是一个慈母形象

最善于刻画母亲形象的,自然是一直与母亲生活在一起的女导演许鞍华。

九十年代的《客途秋恨》便是将自己与母亲的和解故事搬上了银幕,而近十年又陆续的创作出《姨妈的后现代生活》、《天水围的日与夜》、《桃姐》、《明月几时有》等,叶德娴在《桃姐》中扮演的桃姐,虽然不是亲生母亲,但与男主人公的关系更甚于母子情。

“恶母”:遮蔽的人性另一面

《血观音》中惠英红将一个“我是为你好”的恶母,演绎的让人又爱又恨

去年有两部台湾电影大放异彩,其中之一便是杨雅喆自编自导、惠英红、吴文熙及文淇主演的悬疑片《血观音》,影片通过一个家族三代女性的命运,既展示了现代化进程里丑陋的另一面,也在宿命里折射出深深的悲悯。

而惠英红扮演的母亲/祖母形象,则以十分内敛的方式展示了人性的恶。(去年惠英红还在另一部华语片《K》里扮演母亲,但作品质量很一般,演员的表演也只是中规中矩。)

《恐怖鸡》

相形之下,香港电影里虽然也常常会出现心狠手辣的女杀手(比如银河映像的《恐怖鸡》),但鲜有这类“恶母”出现,甚至可以说,素来追求商业化为主的香港电影,为了市场,不断的从五六十年代的阴盛阳衰,演变成张彻吴宇森杜琪峰等导演的阳刚风格。

徐克作品里虽然也会出现东方不败、十三姨等鲜明的女性形象,但更多依然是男性英雄主义为主导,更别说会展示作为母亲这个角色的人性之恶的一面,许鞍华的《天水围的夜与雾》,酿成家庭悲剧的也是丈夫/父亲,而不是妻子/母亲。

邵美琪在《某日某月》里的“恶母”更多是两代的冲突

港片里偶尔出现的母亲的“恶”,大部分也是“我是为你好”的比较传统的、两代之间的冲突,但又不至于像《血观音》那般充满着血淋淋的“为你好”。

一个典型是刘伟恒导演的新作《某日某月》里邵美琪扮演的单亲母亲形象,为了让女儿过上更好的生活,她日夜操劳,又担心女儿被富二代男友玩弄情感,而不惜将女儿禁闭在家里,甚至是低声下气求富二代放过自己母女俩……

更为鲜见的,是直接展示汉娜·阿伦特所说的“平庸的恶”式的母爱

晚近香港电影中的三种母亲形象

,回想近年的港片里唯一有印象的,是张经纬的悬疑片《蓝天白云》中女主角梁雅婷的母亲,她身患腿疾行走不便,也是一个神婆,女儿又患有天生心漏病,生活的重压之下她对丈夫的作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,无形中成为了丈夫的帮凶,也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。

《蓝天白云》的两个女性,虽然分别处于中产、底层,经历不同但都面临着“弑父”的困境

“中女”:人生十字路口的两难

张经纬导演的成名作,是真人真事改编的纪录片《音乐人生》。一方面是音乐天才的不羁少年生活,另一方面则是让人羡慕的香港中产生活的无形压力,而《蓝天白云》的另一个女主角,也是生活在中产家庭的邓丽欣扮演的女警官,怀孕数月即将步入人母,面对梁雅婷的杀死双亲案时,也无形中引爆了内心深处与公公/丈夫的矛盾……虽然她在现实生活里没有“杀父”,但在内心里则已完成了“弑父”的文化意义。

《蓝天白云》未能延续《音乐人生》的轰动、成功(本土票房则是另一回事),但较之《音乐人生》时更直接、更深入一层的刻画出当下港人的生存困境,尤其是女性,为人女、为人妻、为人母,缺失的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真心的笑,反而常常流露出内心的忧伤、悲痛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张经纬的另一部纪录片《少年滋味》,记录的是十多个中学男生女生的日常生活,但除了那个胖妹子之外,其他人即使家境富裕,也充满着对未来的担忧焦虑忧伤。

身处喧嚣的周秀娜(《29+1》)掩不住一脸的落寞

去年还有两部完成度很高的港片,一是周秀娜主演的《29+1》,另一部是邓丽欣主演的《空手道》,她们俩都获得了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。

而她们扮演的都是在三十岁左右的“中女”,过着不算差的生活,但也都面临着情感、事业的困境,而当她们即将担任“母亲”时,恐怕是邓丽欣在《蓝天白云》里的“中产焦虑”,但能否在数十年后像《天水围的日与夜》中鲍起静般笃定愉快,还是一个未知数……

推荐 |“幕味儿”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。详情见:求贤

相关Tags:

儿童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
小孩化痰吃什么好
小孩早上起床咳嗽是什么原因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